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:aixoxoxo2@gmail.com

牢记本站导航地址

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异地女友

异地女友 - 异地女友



  我和小路谈了接近一年半的时间,聚少离多的异地恋坚持得异常辛苦。09年的国庆黄金週,在我的软磨硬泡下,小路总算答应我用几天休假来我家见一下家长。

  由于家中房间较少,小路只能和我同房,使得小狼狼性再度被激起。虽说之前每次见面也是同房,但由于小路当时较为保守,同时亦对酒店环境较为警惕,故一直未能让小狼如愿,小狼正想藉此良机一偿夙愿。

  记得到家里的第一晚,小狼老妈就说了:「晚上睡觉归睡觉,千万别出事,做好安全措施,套套床头柜子里有。」这让小狼内心兴奋得不禁在想,老妈果然通情达理,看来以前带的几个女朋友回家果然让老妈不再介意了。

  虽说家里的环境相对让小路放心了,但保守的心理仍然让小狼甚为狼狈,休假前六天,晚上犹如重複上映一般,小狼奋力挑逗,小路情绪渐佳,插入之际,却如同誓死不从一般让小狼无法进入。

  已经是最后一个晚上了,明天就要上班,看着怀中搂着的半裸美人,让小狼心里一阵阵骚动。于是,小狼决定再度提枪上阵。

  我从背后轻轻搂住小路,一个个吻轻轻的点在小路的脖子、耳垂、耳背、肩膀,手掌也隔着睡裙轻轻的揉着小路的36D大奶,慢慢地小路也醒了过来,很配合的转过身子与我激吻在一起,唇枪舌战交换着彼此的唾液,我的手也从大奶下滑到了大腿和屁股上,轻轻的抚摸着光滑的皮肤。

  此时小路的呼吸开始变得沈重而急促起来,我将她身子放平,嘴唇含住了小小和耳垂,时而用舌头舔舐着耳窝,听着小路在我耳边轻声说着「不要」,双手却把小狼抱得更紧,便让我知道了小路一大敏感地带——耳垂。

  小狼一路往下吻着,划过脖子,到达了两座山峰,轻轻的含着右边的粉红一点,舌头环绕着圈点含吸咬,左手捏玩着左边的山峰,右手慢慢地往下方的芳草之地挺进。

  让小狼出乎意料的是,对大奶的刺激彷彿还没对耳垂的刺激大,小路只是秀眉微皱,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幺原因。但右手着手之处,已经是一片濡湿,隔着内裤已经感觉到肉缝里流出的水。

  小狼决定再向下挺进,嘴唇下滑至肚脐眼,一番舌功之下,小路竟然发出了「嗯……啊……」的呻吟声,这让小狼大喜不已,趁小路屁股微抬之时,将内裤一把丢下。

  此时,小狼正向继续往下进攻,用舌头把肉缝里的原汁原味给吸收乾净,没

  想到小路似乎有所察觉,把小狼拉回枕头上索吻,小狼只能以右手继续探索。

  内裤之下,只感觉已成一片汪洋,轻轻拨弄阴唇,寻找阴蒂轻轻揉按,小路的呼吸声越来越重。此时小狼正欲翻身上马,再次让小狼惊奇的是,小路把我按下,以女上男下的姿势骑在了小狼身上。

  小狼只见小路用手扶着小狼18公分长的肉棒,慢慢地坐下去,刚刚进去,小狼便已觉得被温暖的穴肉紧紧包裹,难以刺进分寸,小路的脸上也是一脸痛苦的表情。

  我用手轻托着小路的屁股,待小路脸上的表情舒缓一点后再缓缓推进,经过四、五次如此往复后,小狼只觉整根肉棒犹如被紧紧吸入一般,让小狼差点无法控制喷涌而出。

  慢慢地,小路的表情也从原来的痛苦变成舒缓,直到现在的双眼迷离、脸带桃红。小路整个人趴在我身上,让我在下方慢慢挺腰抽插,好让她能够习惯我的大肉棒。

  我边抽插边说:「老婆,我总算和你融为一体了,你喜欢老公这样不?」小路有气无力地回答说:「老公……我爱你……我是你的……」我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小路整个人如同受刺激一般的坐了起来,双手向后撑着我的膝盖,呻吟道:「老公……别……别这幺用力,老婆受不了……」我取笑小路:「受不了就自己动啊!不然我不知道你要多快哦!」小路听见后,果然自己慢慢挺动腰肢,以蹲坐的姿势慢慢地自己扭动着,呻吟声逐渐变大了:「老公……你好坏哦……还要人家……自……自己动……」说罢,扭动的幅度和频率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,慢慢地,呻吟声变成了喊声:「老公……给我……我要……快点……」

  说实话,在小路这从来没见过的骚浪模样和肉穴那紧夹的快感双重刺激下,我的大肉棒早已涨得受不了,扶着小路的腰往下坐,我也全力挺动着腰,好让大肉棒能插得更深。

  「老公……好美哦……这感觉……好怪……好舒服……又酸……又麻……小路要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小路一番叫床后,身子向后一仰,高潮了,而我也同时把子孙喷进了她的深处。

  搂着小路,让她好好的休息了一下,我们彼此对视着,享受着这第一次融为一体的甜蜜时刻,两人都没开口说话,安静得彷彿全世界就只有彼此的存在。

  良久,小路问我:「老公,我把最重要的第一次也给了你了,你不能辜负我喔!」

  「知道了,老婆大人,我準备年底就去你那边上班了,已经跟公司谈好调职了。」我搂着小路温柔的说道。

  「嗯,老公最好了,到时候你来了,等我毕业找着工作,我们就结婚吧!」说完,小路往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。

  「嗯,老婆大人说了算。现在你赶紧去洗一下吧,别一会咱爸妈起来了就不好了。」说罢,我点起根菸,好好回味一下刚刚的快感。

  小路套上了睡裙,上厕所洗漱去了,而我抽完事后烟,也正準备起来收拾一下一会好上班去了。

  这时我发现,床上并没有一丝鲜红的痕迹,难道……小路不是第一次?还是她以前因为某些运动弄破了膜?一丝阴影透进了我的心里。

  (待续)

  (第二章)前度(上)

  转眼已经到09年的12月,随着工作的交接,我也开始準备前往小路就读大学的城市了,而在同时,公司亦安排了一次前往考察的机会,我决定藉此机会给小路一个意外惊喜。

  在抵达了X市的机场的时候,我拨打了小路的姐妹——小蕾的手机,小蕾的男友接起了电话,在简单的告诉了他们我到达的情况后,告诉他们先不要让小路知道我的行蹤,好让我的意外惊喜能够顺利进行。

  晚上七点,正是大学校园里人流最多的时候,女生宿舍楼下更是聚集了许许多多等待女友下楼共进晚餐的男生。看着那些带着些许稚气,却穿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的大学生,我也开始怀念那已逝去的大学校园生活。

  干练的短髮,贴身的韩版西装,略带休闲的长款黑色羊毛大衣,以及手上那束刚从昆明空运抵达的99枝红玫瑰,便是我给小路的惊喜,此刻的我,正在小路宿舍楼下拨打她的电话。

  电话里响起的却是「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……」的提示音,小路这时间会去哪了呢?按道理来说,这大冷天的,以她这小懒猪的生活习性,应该是窝在宿舍里等着宿舍人帮忙带饭的。

  再次拨通了小蕾的手机,这次是小蕾本人接的电话了。

  「小蕾,我是阿明,我现在在你们宿舍楼下,我想问一下小路去哪了?」我猜想着,也许这小笨猪又忘给手机充电了。

  「小路啊,她刚接了个电话就急急忙忙出去了,你没看见她吗?她说是去教室那边有点事。我还让她在宿舍等着来着,说一会是有人要送饭过来,想让她等着你的惊喜的。」小蕾三两句就把事情告诉了我。

  「好的,我知道了。那我去教室那边看看,要不在教学楼正门给这个惊喜也不错。嘿嘿!」我笑着挂断了电话。

  此时,天空上开始缓缓飘起了雪花,今年北方的雪彷彿下得有点早了,看着路上的情侣头顶雪花的幸福的笑容,我不禁猜想,小路要见到我,是不是也会笑得这幺开心呢?一丝不安的情绪莫名地涌上心头,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  很快,我走到了小路班级所在的教学楼,她的教室在五楼的最角落,所以我挑的是最靠近她教室那一侧的楼梯朝楼上走去。

  走到三楼,我听到了楼上隐隐约约有人对话的声音传来,只听到一个男声在那说着什幺「一场情人……最后一次……」,我还在想着,不会是有哪对情侣在这闹分手这幺扫兴吧?别影响了我和小路的甜蜜气氛。同时,我也怕吵着别人,于是放轻了脚步。

  走上了四楼,一个女声让我大脑短路了,是小路的声音:「你每次都说是最后一次,我老公马上就要过来工作了,我不想他胡思乱想,你不要再来找我了,我们结束已经很久了。」听到小路的话,看来应该是她的前度在对她纠缠不休。

  小路以前告诉过我,她的前度叫昌,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,大一的时候凑巧与小路在同一家网吧一起通宵打游戏,通过QQ的网吧好友搜索找到了小路的QQ并加了好友,两人只是短暂交往了两三个月,连手都没有牵过。

 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,以小路泼辣的性格,以及西北剽悍的民风,这男生估计真不一定能哄得了小路。那他们话语里面所说的「每次」、「最后一次」指的是什幺呢?一种不好的预感让我再次加快了脚步。

  上到五楼,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「小路,我求求你了,真的是最后一次,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了。你就帮我一下吧!」

  一听这话,我知道这回问题大了,小路虽然性子刚烈,但是最耐不住的就是低声下气的哀求,每回惹她生气,只要我一低声下气求她原谅,总是很快就会没

  事,这招可谓是屡试不爽。

  果不其然,小路轻轻的叹了口气,说:「好吧,真的是最后一次了,你以后别再来烦我了,我和你不会再有可能的了,我已经是我老公的人了。」虽然听着有些许不爽,但小路最后那一句还是让我宽了心。是的,她已经是我的人了,我还用担心她什幺呢?

  此时,我已经走到了小路的教室门前,只见教室门窗都关了起来,由于天气较冷,教室里面都是24小时供应暖气,门窗不开也算正常。我正在思索是直接敲门还是在门外等待,这时候,我发现其中有一扇窗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,留下了一道缝,我尝试往前凑过去看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正好侧面面向我的方向,由于作为设计类专业的教室,里面空间较为空旷,能看到两人站着距离大约半米的样子。

  小路上身一件黑色的大卫衣,下身是黑色紧身的毛裤袜,和一双灰色的雪地靴,羽绒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。而昌则是一身休闲的毛衣加牛仔裤的打扮,看样子也是普通的大学生,只是感觉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坏笑,让我心里一阵阵不好的感觉。

  这时,只见小路轻轻把头髮往后一拨,在脑后扎起了马尾,露出了白皙的脖子,我才发现小路穿的卫衣是前开拉链的,也就是说连带着胸脯上的一片白肉也露了出来。

  「把卫衣也脱了吧,反正这教室里暖和得很。窗帘也拉上了,没人能看见。

  穿这幺厚重,你也不好动作。」说完这话,昌就想动手去拉小路衣服的拉链。

  看到这一幕,我火冒三丈,正想踹门进去,但看见小路一把打开了昌的手,我又冷静了下来,也许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呢?

  但接下来小路的举止让我彻底呆住了,并任由事态往下发展,因为在今晚,我揭开了初夜的那丝困惑。

  
Contents